良月

腦洞處,歡迎勾搭腦洞

四季予你

恭喜澀谷小帥得到一位上海小女友☺️

沒糧吃只能自家產了(躺)

單性轉冰川兄弟和他們的小媳婦❤️

我愛冰川家妯娌

喜歡妳總是認真的表情

雖然看起來輕浮又臭屁

就是無法坦率的說出喜歡妳

喜歡妳真的不是一點點而已

總忍不住對妳做出撒鹽般的惡作劇

還好妳不僅溫柔又貼心

包容我的每一場惡劣遊戲

餘生

換我用浪漫回報妳

喜歡甜膩膩的他們

放下偽裝盡情撒嬌的千聖和無條件包容千聖任何所作所為的薰❤️

-

當妳和心跳一起出現我就害怕眨眼

想要記住當下和妳在一起的所有感覺

雙子生賀(●°u°●)​ 」

喜歡這樣的冰川家

都可以嫁進去了彩彩還是那麼的不淡定呀

----

此時的冰川家

冰川父:小彩好像很辛苦呀?

冰川母:小鶇好像也有著另外一種辛苦呢?

冰川母:啊不知道孩子們有沒有和父母說過今晚在我們這過夜了,雖然應該有不過我們還是再聯絡一次吧!讓他們也放心一下,畢竟未來親家呢?

冰川父:那讓我打給羽澤先生和丸山先生好了!

冰川母:別吧!一群女兒控,不要哭哭啼啼的在那爭論誰家女兒最可愛,誰家女兒未來要和誰姓!

冰川父:那豈不是都姓冰川嗎(眨眼

冰川母:那是孩子們的事,他們自己決定雖然這個機率不低就是了,讓我來打吧!

----

丸山家撥通中

冰川母:嘿親家母妳好啊!小彩就在我們家,今晚就請多多指教啦,小女不才,不過請妳放心啊!

丸山母:!!!阿妳好(咬舌(誤,小彩有和我說過了,那個ummm......可以的話能請小日菜高抬貴手嗎(咬舌again (羞,不然小彩可又要被自己妹妹笑了,那個走路姿勢不忍直視呢( ・᷄ὢ・᷅ )

冰川母:我會提醒看看的,不過小年輕好像也難免(欸,但親家母放心吧(^з^)-☆我會請日菜好好疼愛小彩的٩(˃̶͈̀௰˂̶͈́)و

丸山母:我覺得妳這麼說小日菜可能會誤會呀⋯⋯

冰川母:(⁎⁍̴̛ᴗ⁍̴̛⁎)


----

羽澤家撥通中

冰川母:嘿鶇鶇媽!謝謝您今晚讓小鶇在我們家替家女過生日!她也已經平安到達囉!

羽澤母:啊,我們家鶇鶇也受你們照顧了!紗夜和鶇鶇能走到一起我喝他爸爸也很開心,就是我看紗夜那孩子可能比較害羞呀?雖然小鶇他爸對這點很是滿意,但身為媽媽的我可是會擔心的呀( ・᷄ὢ・᷅ ),阿鶇也是個悶騷的孩子

冰川母:這個我也是有點擔心( ・᷄ὢ・᷅ ),就怕我們家笨女兒苦到鶇鶇了?,不過我看今天小鶇似乎是蓄勢待發的樣子,應該是沒問題的吧!

羽澤母:是這樣嗎(⁎⁍̴̛ᴗ⁍̴̛⁎)?

冰川母:是這樣啊(⁎⁍̴̛ᴗ⁍̴̛⁎)(握


-----

看來今晚會很漫長啊!

孩子們先來吃飯再繼續吧!


紗夜:好的母親

日菜:好~~~~的媽咪!

鶇:好,好的阿姨!!!!////////

彩:好(咬舌)的阿姨!////////


冰川母:隨日菜叫就行了,我可愛的小媳婦們!(⁎⁍̴̛ᴗ⁍̴̛⁎)


鶇、彩:是!!!!


冰川母:生日快樂,我的女兒們(hug)







(有內文)布拉基薰與伊登千聖(轉世)

轉世後為現代人的千聖除了擔任不老偶像之餘從小她便對北歐的神話充滿興趣,喜歡在放鬆的時刻與她的夥伴們一起探險古代遺跡。

這次她來到了北歐探訪,身為文化入迷者的她深深被一座老舊卻精緻的神殿所吸引,沒想到在欣賞的過程之中她卻莫名的熱淚盈眶,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她回家了,是一種明明應該很熟悉卻好像又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一樣的複雜情感,明明她的家在日本呀。

神殿的後面有一座完好無損的花園,不像是前殿一樣雖然精緻卻老舊,花園像是一直都有人在精心修剪一般,哪怕是堆肥那也是整整齊齊的像是刻意營造的藝術品,看得出神殿主人有多麼的用心,不過這間神殿一點也不像還有人在經營的樣子,這讓千聖不經的懷疑了起來。

在千聖思考的同時,一陣風吹了過來,伴隨著豎琴的聲響,「⋯妳回來了」,紫色的長髮飄逸,紅寶石般的瞳孔閃耀,乍看之下以為是一位高挑且俊美的青年,不過仔細一看是一位英氣的美女,「我等了妳千千萬萬年」,是個美女腦袋卻有毛病?千聖心想此地似乎是不能久留了,心想等到神經病離開了再來一探究竟,雖然眼前這位人士讓人感到很熟悉,甚至想被她擁入懷裡,怎麼會有這麼危險的想法呢?面對陌生人千聖自己絕對不允許,但還是禮貌性的回應了這位莫名其妙的女人,「不好意思,我想您認錯人了」,說完這句畫的當下千聖意識到不對呀,自己怎麼聽得懂北歐的語言了呢?何況自己還以北歐話流利的回應了對方。

「我不會認錯人的,這裡是妳的家」穿著如同古代北歐人的女人開口,「我的家?可是我是個日本人呢」千聖心想莫名其妙,該不會是新型態得搭訕方法吧?該冷靜應對才是,畢竟現在也是國際巨星了,不能出什麼亂子,「那妳為什麼哭了呢?」,「⋯⋯⋯⋯」千聖沒辦法給予回應,而她暫且也不想去思考為什麼自己有辦法與對方溝通,在千聖還在困惑的時候,紫髮的女人靠近了她,直接碰觸了千聖的臉龐,回憶像是瞬間湧入一般,她想起了她們在這裡以及在天上共同度過的點點滴滴,包含從一開始在森林裡認識的青澀到之後乾柴烈火的相戀,還有這個人有多愛自己,跑馬燈般的大量記憶,剎那間讓原本鋼鐵般客套的微笑表情都不好了,取而代之的是沒辦法坦然面對這一切的神情,「歡迎回來,我的伊登,阿斯嘉特萬年花園的另一個主人」,面對這樣的說著溫暖話語又深情的北歐神明?,千聖想起來了,這個人不是什麼奇怪的女人,她是她的布拉基,伊登的另外一半而這裡是屬於她們共同擁有的萬年花園,「我很想念妳,硬要說個數目的話那勝過數不盡的繁星」。

「所以我的小貓咪啊,回來我的身邊好嗎?」,這時千聖又想把說她不是奇怪的人這句話收回了,這樣花俏的話語讓她感到渾身不對勁。

「如果我說不要呢?」,千聖腦袋裡入侵了很多事但還是感到很不真實,我是伊登?該不會是開玩笑的吧,說不定回日本拜拜天照大神這一切就結束了,出趟遠門卡到北歐神明?(誤),卻沒想到對方給予了這樣的答案,「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讓我和妳走」,「那花園怎麼辦?」,「別忘了我是神啊?瞬移什麼的很輕鬆的」,「這麼方便的嗎?」,「是啊」,眼見可能拗不過這個人,不知道為什麼千聖有一種直覺這個人這輩子都甩不掉,「我不會給妳添麻煩的,就讓我陪在妳身邊吧」,就像是被看透了內心千聖也就無法拒絕了,何況除了這個古代人說話起來讓自己十分煩躁之外,還有太多事情值得自己在意的了,於是千聖答應了眼前的請求,身為布拉基的薰在千聖的無名指上畫了道盧恩印記,「這樣子我就可以隨時隨地找到妳了,啊放心別人看不到這個符號的」,語畢薰微笑著伴著她的豎琴聲並隨著一陣風消失了,留下一臉茫然的千聖在這老舊的神殿。


「對了,可以叫我薰」

諾大的神殿裡,聲音迴盪。


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呢,請盡情期待(誤

補充:

為什麼是這樣的設定呢

布拉基:北歐神話中掌管詩詞、智慧與雄辯之神,為奧丁的孩子,也是一位吟遊詩人,伊登的配偶,與伊登共同打理阿斯嘉特萬年花園,花園的主人。

伊登:北歐神話中春天與青春的化身,掌管讓諸神能夠保持青春的金蘋果,配偶為布拉基,與布拉基共同打理萬年花園,花園的主人。

伊登設定下的千聖時常教導所有人如何保養自己,尤其是身為赫菲斯托斯(古希臘匠神)的麻彌,連瘸腿的設定都置於好了呢(欸


再來就是神和她等待的轉世愛人很香罷了(欸,北歐的神明是會死去的,所以這也不奇怪?

謝謝讀到這裡的各位,我們下次見